科几

【科拟】《大道无形》番外:回忆录

注:这是一个反对派的回忆录……就是负责将其他文明的思想带到地球来并且代替人类本土思想哲学的工作者

————————————————————

我自很小的时候,就已经有了个理想。这理想大概是在我有“理想”这个概念的时候就形成的,不知是小学一年级还是二年级,已经记不清楚了。但是这个理想却一直存在这里,从未变过。这理想就是——让全人类为我的死亡而悲伤。

唉,这个理想的确是挺好,但是几年以后,我就已经明白这种人世界史上几乎是没有的。

我为什么会有这个理想?

在我的脑海中,令我有这个理想的潜意识是什么?

我不知道,我也很难猜想出来。事实上,我明白比起了解其他人来,我远远不能了解自己——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发现,对自己真的是越来越一无所知了。

胡乱猜猜,大概是我那幼稚的内心里不想让我在这世上白来一趟的缘故——以前看了那么多童话书,那里人的生老病死,存在的证据消失,让我很是难受。直到大概小学二年级的某一天,我读了《大发明家爱迪生》,得知爱迪生死后美国全国为他熄灯一分钟,感觉心里非常高兴——终于,一个生命的消逝可以留下与他的死亡相当的痕迹了,于是我就想,如果我的死能让整个世界上的人感到悲哀,能够给这个世界留下一道又长又深的回忆,那就好了哇!

但是,这样就真的不白来一趟了吗?

后来我渐渐长大。我看着世界上千千万万的生命消失,似乎隐隐约约感觉,再辉煌的成就在时间面前都是不堪一击。在现代,我们可以说出各种政治家,明星,富豪大腕的名字;如果把时间换到近代,那些耳熟能详的人物,像鲁迅,胡适,也不在少数;如果时间再拉长到几百年,那些留在时光中熠熠闪耀的名字就开始减少——牛顿,康德,张居正;如果再逆流而上回溯几千年,那些有着长久价值的,人类古老文明中的那些伟大痕迹——老子,苏格拉底——就只能是屈指可数了。

——这还不算!在史前时代,文字出现以前,那些随着过于久远的灰尘消逝了的与天地一样长久的回忆,又有何人能够重新记起?当证明远古人类所存在的一切痕迹废失,他们的存在是不是结结实实地踏上了虚无?现在存在于世的哪个部族,还能用他们代代相传的口说出他们其中第一个懂得钻木取火的,成就远超于现代任何发明的人?如若再逆着时间之海而溯几亿年,那所有化石与遗迹,能否记录下恐龙时代,任何一个统帅着巨大家族的,叱咤整片湿地的强盛首领——受着万龙崇拜,风云天下,一只恐龙能达到的最高地位——任何信息?

没有,完全没有!

所有的存在,都将被时间弹指不经意抹灭;所有的意义,终将踏上空荡荡的虚无!执著半生,空落得黄粱一场;挣扎痴心,尽归是大梦一方。

自此,我就真正迷茫了。这理想已经成为了我生命的一部分,可以说这是我生命的出发点与归宿。我宁愿把这段理论忘掉,以换得内心的专一和平静。可现在为时已晚,我没法突然得个什么失忆症把我脑子里的这个东西抽走;这令人有一种世界末日来临的可怖感;因为它已经撼动了我思想的根基。

我来自何方?我又终归向何处呢?

我不知道。


再后来,我注意到,虽然一个个体无法留下痕迹,但是如果千千万万的人留下的痕迹,就比较难以磨灭了。白垩纪那些高大的灌木,虽然早已消逝,但它们的尸体化为黑色黄金,被后继者开采出来奉为至宝;建筑长城的无名小卒,却用双手留下了一座亘古永存的丰碑。也就是说,个体无法完成的事情,一个集体就可做到了。这是为什么?

是集体的力量吗?

大概是的。

量变引起质变,无数个体组合在一起就成为了一个拥有可怕力量的整体,自然容易在文明史上留下痕迹。辉煌的帝国遗迹,无一不是由滚滚不息人民之力而造就的。我们虽不知道万亿时光之前在海滩上蠕动爬行的每一只三叶虫的特征,但我们知道地球上曾经有这么一个庞大而辉煌的种族存在。这是真的,真的!绝对数量级的变化,必能够留下比个体大的多的信息。

但是,这,真的是真的吗?

但对于一个庞大的蚂蚁群来说,传承后代的蚁后是一个家族的核心,是所有工蚁服务的对象;而对于人类来说,一只蚁后就是微不足道的虫子,不值得去看上一眼。对于人类来说,那无比恢宏澎湃的尼加拉瓜大瀑布,可对于整个太阳系来说,这种地理现象不过是一束液滴落到小的可怜的槽沟里去罢了。太阳足够庞大,但在银河中只能算是灰尘;银河系足够璀璨,但那只是宇宙中无数星系中的渺小一个。而在宇宙边缘之外,我们这包含了时间与空间的,超越人类想象的宇宙,又能算得上什么呢?再伟大的集体,如果它属于的世界的边缘更加广阔,那也只是渺小的微不足道了。

似乎由此我们可以得到一个结论:物(我实在想不到用什么词来代指所有个体或可以被看作个体的集体,况且这个体并不仅仅只存在物理世界中)能够留下的痕迹与物的大小(这大小并不单指物理上的大小,还包含了思想等等一切领域)成正比,与世界的广阔(此广阔也不单指物质上的广阔)程度成反比。如此说来,一切物于世界的留痕都不是绝对的,而是相对的。没有绝对有意义的东西,也没有绝对没有意义的东西。如此来说,蚁后对于一个蚁群有着极大的意义,可对于一个人类就几乎没有什么意义;但同时这只小蚁后如果拿她自己为参照界,那她就是整个世界,她的存在对于这个世界来说就是所有的意义痕迹。

如果我们把边界从宇宙之外拉回,回到宇宙中来,回到仙女座来,回到银河系来,回到旋臂末端边缘来,回到太阳系来,回到地球上来,回到中国来,回到城市中来,回到星罗棋布的楼房中来,回到我家的阳台上来,回到我的身体里来——

那么我就是整个世界,我就是世界的全部意义所在。我留下的痕迹,就是这个世界的痕迹;当我消亡了,世界也就随之一同毁灭。

何尝不是?

事实上,我们一直无法证明世界对于我们是否存在。因为我们现在觉得世界是存在的,只是因为我们的感官告诉我们存在。我看到一个桌子,我摸到这个桌子,我敲一敲听到这个桌子的声响,但我就能以此推断这桌子就真的存在吗?我所得到的一切信息,都是感官的反馈;如果要超越感官体会,我们人类是什么也感觉不到的。

【未完待续】


评论(1)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