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几

【高中生福利】高一上M2U1Reading同人续写(一次完结)

脑洞大开系列……原文来自牛津高中英语高一上学期第二模块第一单元的Reading

——————————————————————————————————

原文简介:一个十五岁美国男孩,贾斯汀·福斯特,在一天深夜似乎是被外星人抓走了,之前他在打棒球,他的两个打棒球的朋友都说他已经回家;他回家后妹妹听到他上了楼还打开他的CD听;午夜他妹妹被一阵亮光惊醒,接着看到一个大飞碟在他们家绕,然后就听到她哥大叫一声;然后她哥就不见了,然后她告诉了她妈,她妈妈以为她做了一个噩梦,而贾斯汀在朋友家过夜没回来,一天后才开始担心。还有一个女人叫伍德,她说外星人也抓了她但是又把她放回来;侦探萨姆·彼得森负责侦破这件事。

——————————————————————————————————

萨姆·彼得森侦探俯下腰,细细地查看着那失踪的男孩的卧室。他小心翼翼地用镊子剥开床沿上的一块绿漆,夹起它对着检测灯光细细地查看,接着才长呼一口气,将那漆皮丢到小塑料袋里,抬起头来,肥胖的圆脸上满是得意的神情。

“好啦,好啦。”他搓着手对眼眶红肿的福斯特太太说,神情显得斗志昂扬,像一只长了太多赘肉的公鸡。“根本没有什么外星人,福斯特太太。你的儿子,是被人——当然啦,地球人——给害死的。”

福斯特太太短促地惊叫了一声,摇摇晃晃地后退了一步,抓住椅子的扶手,另一只手抓住胸口,脸色苍白地像纸一般。

“他——您是说,他死了?”她以轻不可闻的耳语说道,睁大了她湛蓝的眼睛。

“哦,不,不是。”彼得森这才意识到他犯了一个多大的错误。“当然不是,福斯特太太。我是说,您的男孩的失踪,完全是人为一手造就的。”

当然如果过了这么长时间还没有绑匪来要赎金,那失踪者八成是已经死了。但还有一种可能……侦探在心里说,他看着福斯特太太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模样,同时在心中升起了一股把凶手绳之以法的兴奋感。那么,现在就让我——著名的萨姆·彼得森来揭开这谜底吧。

“当小福斯特打完棒球回家时,他的手里拿着棒球棍吗?”彼得森转向贾斯汀·福斯特的两个朋友,温和地问。

“棒球棍?”其中一个男孩——卢克·希恩斯说,显得有些摸不着头脑。“不……我不记得了。”而另外一个男孩,强壮的业余棒球手科林·布朗,则很快地回答,“没有。”

“为什么你记得那么清楚?”彼得森立刻追问道,“一般来说,这种小事是不会被人在意的——特别是打完棒球,浑身疲劳的情况下。”

“不为什么。”伍德有些烦躁地说,“我就是看到贾斯汀没有拿棒球棍回家,然后就记得了。”

“好,小福斯特先生平时有没有和他作对的人?”

“没有。”这次换到卢克了。“贾斯汀他平时比较沉默寡言,虽然经常会无缘无故地发呆,沉默自语,但是待人很好,成绩也不错,棒球打得也很好,所以大家都挺喜欢和他玩,没见过他和谁起过口角。”

“好的,好的——那您呢,梅维斯·伍德夫人?”彼得森看到他已经得到他想要的答案,便满意地点了点头,捋了捋稀疏的八字胡,转头问那位一直哆哆嗦嗦地缩在沙发上的女人。

伍德夫人精瘦精瘦的,本来像一只大老鼠蜷缩在垫子里,可当他问到她的时候,就受惊般腾地坐直了。

“我——我!”她重重地躺回去,双臂抱紧自己,结结巴巴地说,“唉——唉呀,我就记得,那些东西——”她的双目变得呆滞起来,接着一激灵,打了个寒战,又回过神,“那些可怕的小东西——用光把我带到了——那个满是气泡和液体包围的地方……”

“细节呢?”彼得森耐心地提示道,“比如,你是怎么到达那儿的。”

伍德哆嗦着,大睁着眼睛,就像一片落叶在秋风中颤抖。“我……我想不起来……”她尖声说,声音里充满了恐惧。“想……不起来……”

“再试试看呢?”彼得森鼓励道。

“我……”伍德弯下腰,双手紧紧抓着头发,神情显得很痛苦,“不……”

“你不能这样!”福斯特太太突然厉声说,尽管她摇摇欲坠,脸色也同样苍白,“强迫一个刚经受重大精神打击的人重新回忆起事情现场,这可能会对大脑造成永久性损伤的!”

“哦,当然不会。”彼得森微笑道,胸有成竹地说,“因为——她根本没经受什么精神打击。”

此言一出,立刻引起一场轩然大波。

福斯特太太愣住了;两个男孩倒吸了一口气;随来的记录警官停下了笔,吃惊地叫了一声;还有伍德夫人,她捂住嘴,难以置信地看着彼得森侦探。

“什……什么?”伍德夫人说,她瘫在沙发上,看上去很无力。“你一定……一定是弄错了。”

“她的心跳急速,面色苍白,手脚冰凉,背上和额头还有冷汗,再加上头脑混乱,语句破碎。”福斯特太太迅速地说,盯着彼得森。“作为专业心理医师,我必须得指出,不管是不是外星人造就的,但这一切都是惊吓过度的表现,你不能说她没有受到惊吓。”

“不,我说的是事实。”彼得森坚持道,眯着眼打量福斯特太太。“因为我之前才说过,根本没有什么外星人——一切都是人为的。所以——万一,这一切都是虚构出来的呢?”

“什么——什么?”伍德夫人说,“那都是真正存在的——”

“对于你,那当然是要给你一个存在的错觉。”彼得森打断她说,“你要知道,有很多种方法可以让人以为他们经历过从未存在的事——比如暗示,心理错觉等等。还有一种更加厉害,完全能假造记忆的方法——那就是催眠。”

“催……眠?”

“不错。”彼得森洋洋得意地说,又捋了捋他的小胡子,出人意料地转过身,“福斯特太太,我想您作为专业医师,一定很精通催眠吧?”

“我……我?”福斯特太太先是茫然地呆了一会儿,然后抓紧了身边的扶手,涨红了脸,气愤地说,犹有泪痕的脸上看起来异常激动,“恕我直言,探长。您该不是想说,我催眠了她吧?”

“何尝不可?”侦探反问道,他慢慢地踱着步。“如果……是你伙同其他人杀了你自己的儿子,为了不引起他人疑心,伪造了这个故事,让他被‘外星人’掳走,顺便还可以得到一笔不菲的保险金;然后为显得更加真实可信,你催眠了伍德夫人还有其他人,让他们真以为有那么一件事发生……”

“一派胡言!”福斯特太太尖叫道,看起来异常气愤,“我为什么要催眠其他人?我为什么要杀——杀掉我的小贾斯汀?证据呢?”

“证据嘛,就是那根棒球棍。”侦探得意地说,对于尚在负隅顽抗的犯人遗憾地撅了撅胡子,“那根棒球棍,小福斯特的这位好友——”他顿了顿,因为想不起来他的名字了,“说,小福斯特走时并没有带上他的棒球棍,是不是?然而,对于一个热爱打棒球的人来说,怎么会忘记带上打棒球的必须品呢?由此看来,他必定是带了的,然而因为这棒球棍有更大的用处,如果让人认为他没带对于犯人更有利——”

“不是——”

“闭嘴。”彼得森严厉地说,“听我说完!然后你催眠了那男孩,让他误以为棒球棍没有被带走;接着你和你的同伴——那一定是一个身强体壮的男人——用棒球棍打昏了或者杀死了他,因为用其他东西杀死他必须要把那东西销毁,从而会让人疑惑本来应该存在的东西为什么没有了;但是已经被目击者认定并未拿出球场,‘已经消失的’棒球棍不会引起怀疑。接着再换上衣服,回来催眠了你的小女儿和伍德太太,在深夜时候你的同伙放飞了一个很大的发光风筝,做成UFO图案——没错,就是你之前说小福斯特在地下室自己做的那个风筝,你觉得警方不会怀疑到玩具上面,就没有销毁它——同伙放飞了这东西,让全小镇人都看到一个又圆又扁还发光的的东西在天上漂浮,再加上伍德夫人和小女孩的话,很容易就会受到暗示从而自发地把它以为是真的UFO……这样,有那么多人相证,一个精心编织的谎言就完成了。”

福斯特太太嘴唇煞白,一直在抖动,看上去好像说不出话来。

“作案动机嘛,这个很简单。”彼得森畅快地说,“据我所知,小福斯特先生不是你亲生的。你从孤儿院领养了他,是不是?”

“是。”福斯特太太低低地说。“可是我爱他。我从孤儿院看到他的第一瞬起就爱上了他。”

“可过多的爱会使人心生怨恨。”彼得森说,“当他问你说他想找以前的父母,并且回去,永不归来,你还会答应吗?”

“我……不会。”

“据我所知,小福斯特在知道他是领养的后,以前经常问你这个问题。”彼得森侦探说,“为什么我们不能以此推断这就是你的作案动机呢?你不想让你深爱的儿子离开你,宁愿亲手杀了他——”

福斯特太太看上去已经要崩溃了。她倚在墙边,必须扶着墙才不让自己摔倒。

“我简直是一派胡言。”彼得森摇着头微笑着说,但立刻,他的笑容就黄油般凝固了,渐渐地变成了极度恐惧的神色。——他的嘴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伍德夫人捂着嘴看着他们。脸上充满迷惑不解。

“我是最大的白痴!”彼得森欢快地叫道,可那语气语调和脸上的惊恐模样实在不成正比。他的脚突然带着他向门口走去,然而他的手还徒劳地四处乱抓,抓住了桌子的边缘,但是还是抵抗不住脚的推动,手又从桌角滑脱了,以一种上下身怪异错乱,不协调的滑稽方式走到门边。

其他人都一头雾水地看着这位侦探。就连福斯特太太也站直了身体,惊愕地看着——难道这是侦探破完案的一种特殊庆祝癖好?

“您真是神经错乱了。”一个新的,年轻的声音从门口传来,慢条斯理地说。“要不要我用棒球棍朝您头上来一下?”

这下引起的反应比能够想象到的还要激烈。福斯特太太欣喜若狂并且难以置信地尖叫一声,真正脱力地滑到了地上;两个男孩则是倒吸了一口气,异口同声地喊出:“贾斯汀!”伍德夫人吃惊地将头扭向门口,眼瞪得滚圆;记录的警官不慎摔碎了笔。而彼得森——我们可怜的侦探——正一动不动地站在门口,只有咕噜噜乱滚的眼珠子证明他还很想动弹。

一个男孩——满脸雀斑,歪戴着棒球帽,头发乱七八糟,棒球棍有节奏地击打手心,一脸轻松地走来。他推开堵在门口的探长,进到了房间里。

福斯特太太“哇”地大哭出声。她再也没有理好像突然发病的侦探,而是冲上去,抱住自己失而复得的儿子,似乎是确认她是否看到幻象,或是生怕他再次消失。她抱了一下又赶忙松开,四处查看着,似乎想看看她儿子是不是完好无损;确认一切正常后,这个女人又用力勒紧儿子,几乎要把他肋骨折断了。

“贾——贾迪(贾斯汀的昵称)——你——你——你这个坏孩子!”福斯特太太抽噎道,“去——去哪里了也——也不告诉我——我一声!你——你知道——我——我们找了你好——好久!你——你妹妹一直哭着要——要哥哥!”

“妈妈,对不起。”贾斯汀抱歉地说,抓了抓头发,像一个大人一样拍拍妈妈的后背,“所以,我回来了……可我还是要走的。”

“去哪?我不许你去!”福斯特太太蛮横地说,“你就给我待在家里!”

贾斯汀以微不可闻的声音叹了一口气。他抬起头,没有管趴在自己身上的母亲,对已经恢复正常,然而还站在门边心有余悸不知所措的彼得森侦探说,“先生,您精彩的推理,我全都听到了。我站在这里,大概可以完全证明你错了吧。”

彼得森涨红了脸。他用手帕不停地擦着满脸肥腻的汗水,支支吾吾地说,“啊呀,是,是这么回事……唉,小男孩,可我要告诉你,这也是……这也是一种犯罪的可能性,对不对……”

贾斯汀一挑眉毛,耸了耸肩,从鼻孔里哼了一声。

“为了你们不再怀疑我妈——当然,她对这些事一概不知,我真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怀疑到她头上的。她那么好!”贾斯汀坚决地说,抓了一下头发,“我会把事情都告诉你们。”

以前曾任记者的记录警官立刻扔下那支坏笔,从口袋里掏出一支新的,把手册簿翻到新的一页,极富兴趣地注视贾斯汀。

彼得森站在门口的阴影里,不停地擦着鼻尖和汗津津的小胡子,结结巴巴地说:“哎呀,人已经找回来了,是不是?所以……也就没我什么事了……我,我就先回去了,再见!”说完,他就急急忙忙地冲出门口。

“你不行!”贾斯汀喝道,“回来!”

彼得森不想理会,可似乎有一种强大的力量抓住自己的脚步,这种超自然的感觉和他之前身不由己的感觉一模一样,让他毛骨悚然。于是在那股强大压力的作用下,他不得不被迫走了回来。但是在其他人眼中,感觉就是他自己回来的一样。彼得森想叫嚷,可不知怎么就叫不出来;他抬头一看,贾斯汀正瞪着他。

贾斯汀扶着母亲坐下,眼睛微微闭了闭,似乎下定了决心。他深吸一口气,说,“其实,是有外星人。我是和外星人一起走的。”

这句话引起了一阵戏剧性的效果。

他的两个好哥们愣了一下,立刻哈哈大笑起来;记录警官颇为失望地放下笔,好像面前一大块肥肉消失了;伍德夫人噗嗤轻笑出声,而只有福斯特太太感觉到了其中的意味。

“你是认真的么,贾迪?”她轻声问,浑身又开始发抖。

贾斯汀握了握母亲的手,让她稍微镇定了一点。接着,他微笑着说,捋了捋头发,“事实上……我是自愿走的。因为,我,就是外星人。”他一边说,一边伸出一只手。

笑声瞬间停止,没有人说话了。因为突然一股强大的吸引力从天花板上传来,与重力相抵消,造成失重一般。他们觉得,自己的身体身不由己地飞了起来,但是周围的家具都安安稳稳地待在原地,没有一点变化。

贾斯汀啪地打了一个响指,于是那股抵消的力量突然消失,他们重重地落回地面。

“怎……怎么会?”贾斯汀的两个好哥们既害怕又兴奋地低语,他们看向贾斯汀的眼光完全不一样了。其中一个还忍不住向前挪了挪,好离他近一点。“外星人?酷!”

“所以你们现在该问我‘为什么来到地球’了,这是电视里一贯的套路。”贾斯汀耸耸肩,“然而我的回答也很简单,也是电视里一贯的套路……‘为了占领地球。’”

两个男孩瞪着眼,看起来比其他人都要兴奋。“为什么?”科林说,他倾着身子面对贾斯汀,以一种美国人特有的冒险性格,不怕死地问。

贾斯汀微不可闻地轻叹一声,“其实,这个‘占领’不是武力占领,而是精神占领……我们不需要太多资源,就是想把我们的文化潜移默化地传给你们,再利用文化反射提高我们自身。通俗易懂地说,就是想拿你们当智力电池用,而对于你们,你们并不会感受到有什么变化,只是人们的思想会慢慢改变而已,也很容易被误认为社会发展的必然产物。”

“贾迪……”福斯特太太靠在他旁边说,她依然在颤抖。

“妈妈,不用担心。”贾斯汀说。

“所以那天晚上,是我的同伴们来接我。我走时特地没带球棒,因为我知道他们会帮我拿的。”这个“他们”显然指的就是那些飞碟里的生物。“我对他们说,为了不引起恐慌,让他们深夜来接我……可是驾驶飞碟的是个新手和路痴,于是他们走错了路,找到了可怜的伍德夫人……夫人,真对不起。”贾斯汀站起来对伍德鞠了一躬,伍德夫人不知所措地点了点头。

“然后当他们找到我时,不知道地球的规矩是打扮成地球人的模样从一个叫‘门’的地方进去,于是绕了几圈直接飞进了窗子。我知道他们愚蠢的行为之后很生气,就大嚷了一声,不想被我妹妹听见了。还有那风筝,我在地球时总是会有一点点想家的,于是我就做了那个东西,看着它在天上飞,好歹有个念想。”

其他人都目瞪口呆地听,尽管他们依旧有点难以置信面前的这个男孩就是他们所谈的“外星人”……尽管他们之前猜想这事就是外星人干的,但当真的有一个自称外星人的人告诉他们时,却又有点怀疑了。

“既然如此,我们凭什么认定你就是贾斯汀·福斯特?”卢克尖锐地指出,看上去他已经完全相信贾斯汀是外星人了。“作为外星人,你大可以伪装成贾斯汀的模样来到我们身边告诉我们这些事情,而我们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

“不,他就是贾斯汀。”一直沉默不语的福斯特太太突然说,众人奇怪地看着她,“我知道,贾迪在思考的时候,经常喜欢这样——”她伸出右手,将自己的头发轻巧而又干脆地向后一捋,尽管她的眼眶还红肿,脸色还苍白,但活灵活现就是贾斯汀的神态。

“妈妈……”贾斯汀低语道,看上去有点受触动。“我……”

“没事儿,儿子。”福斯特太太说,“你不论走到哪里,变成什么样子,我都会认得你的。”

“妈妈……”贾斯汀喃喃地说,这是他进门来第一次躲躲闪闪,不敢正视人的眼睛。“对不起……我……我可能真的会离开……永远不回来……”

福斯特太太正在替贾斯汀理头发的动作停止了,她安静地坐下,什么都没说。

“我……任务取消了……我们不打算再影响地球了……”

“为什么?”

“因为……”贾斯汀说,他似乎是打定主意不去看福斯特太太,话也变得流畅起来,“我们在这里待了有五千年左右,主要考察对我们文明至关重要的——想象力和创新的能力。根据我们文明总结出来的一条法则,一个文明从开始有迹象到接受‘其他文明’的存在越快,这个文明就越富有创新性,也越有潜力。我们在地球期间煞费苦心地让地球人发现我们,并且使每一个人类个体都相信我们的存在。这个实验我们以前也在其他文明做过,全部文明个体接受时间最快的是三小时,最长的是九百八十五个地球年;而我在你们这里待了五千多年,期间制造了很多事件让你们往这里想,比如尼斯湖水怪,麦田怪圈,百慕大三角,甚至我们还故意把一个同伴的尸体留在了美国,结果经过各种引导,你们还是不确信!”贾斯汀以一种又好气又好笑的表情说,“真不知道地球人类文明是如何在险恶的宇宙里留存超过一千年的!而且我们发现,地球人总是太过热爱与坚信他们的逻辑与科学,无论什么都要从他们的已知理论去推断,而不愿相信全新的事物,殊不知地球的理论实在太过简单,几乎无法解释稍微复杂一点的问题,这就是一种束缚了。你们地球,总是太过于专注脚踩大地,而忘记了仰望星空……这位探长,就很好地说明了这一点。”

“这对于我们的文明来说,地球实在是不可理喻,如果我们把它当作智力电池,不仅不会使我们文明得到发展,还会使我们自己的文明退后。所以……也可以这么说,正是探长你们这号毫无灵气,只相信别人告诉你们应该相信什么的人,拯救了地球。”

所有人都沉默了,都在暗暗咀嚼其中的深味。

这时,贾斯汀站了起来,说,“好了,我要走了……妈妈。妈妈,我知道一个方法……就是复制一个人类,然后把我的记忆选择性地植入他的大脑,这样,您就又有一个贾斯汀,一个完完全全只有人类记忆的贾斯汀,他能陪伴你过一辈子。您……需要吗?”

福斯特夫人仰起头,看着她的儿子。她的儿子啊……她看着他从一个脏兮兮的小不点慢慢长大,长大,身体慢慢抽长,声音渐渐变低,变成健康快乐的少年,变成高大健壮的青年……她在他身上留下了太多心血,留下了半生的痕迹……现在,他就要走了……或是留下……她可以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依旧快快乐乐地活下去……

“不。”福斯特太太最后说。“我不需要。你……走吧。世上的贾斯汀·福斯特,我的贾迪,只有一个,是独一无二,无论再相似的人都不可代替的。我只是希望……你在无比遥远的地方,与你外星的同伴度过一生时,还能记得我,记得在一个叫地球的星星上有一个女人当过你的妈妈,我就满足了。”

贾斯汀这下看上去,是真的不知所措了。他绞着双手,似乎没想到她竟然会拒绝。“妈妈,妈妈!”他叫道,“你真的……”他不禁快步走上前去,紧紧地拥抱着福斯特太太。福斯特太太又开始抽泣起来了。他吻了一下福斯特太太的脸颊。

渐渐地,贾斯汀的身体变得透明起来了。“我终于知道地球为什么能够长久存在了。”贾斯汀说,他的眼睛中似乎有些闪光,声音也空灵了起来,但依旧饱含感情,“地球啊……愿主保佑你,RAmen!”

评论(1)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