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几

生命难以忍受的命运之繁

看完了一期《客从何处来》,这才发现,那些被抛弃在仅仅流过几十年的时间之河中的,有太多太多光辉灿烂,跌宕起伏,纷纷繁繁,或悲或喜,今人难以想象之重却被彻底遗忘消逝的人生与命运。

自此,才真正意识到,在我们出生之前,世界并不是一片空白,我们的祖辈自有他们的艰难旅程。事实上,似乎现代的我们有一种思潮,就是认为古人是落后的,在那几十年前的特殊时代人民更是落后,苦难的;他们难以想象现代的繁华与机遇,难以想象那种正如坐着过山车,世界每一天都比二十四小时前更加丰富多彩的生活。可真正回过头来审视,我们才似乎是难以想象的那一个。我们难以想象我们的祖先来到一片全新的土地,用双手一点一点开垦荒田的情景;我们难以想象祠堂与家族,大群素不相识却同根同姓的人聚到一起,感慨着完全不同的命运却是都从一个古老的人身上的衍生;我们难以想象一块刻有始祖姓名的墓碑,沉默着穿越了数百年的时光风雨,带着我们难以理解的风尘与气息,活生生地展现在我们年轻人毫无准备的面前。甚至那最为接近的,我们甚至难以想象在动乱年代,我们的祖先究竟经过多少徘徊在生与死的磨难,才产生与保护了我们父辈的存在。

每个人的生命,本身就是一段历史。它无言地证明了有多少的机缘巧妙,悲欢离合;只不过这个生命并不记得,只知道它的存在而已。若不是刻意地去寻找,终究连那存在也不会知道了。这岂不是一件悲哀?

放下笔,看着窗外,看着那月亮,不禁猛然间意识到一句话,我们都是炎黄子孙。如果范围扩大到全世界,那就是都是非洲大陆上同一个古猿的后代。这并不是简单重复一句大家都万分熟悉的一句话,闭上眼仔细想想,我们——都是——同——一个——生命体——的——后代——,是不是很神奇?亚历山大和孔子同祖同宗;耶稣体内奔流着和秦始皇出于一的血液;身边的你和我,完全不一样的两个人,几千万年前都是同一个生命身上的某个分子……如果范围再大一点呢?我们组成我们身体的所有基本粒子,都来源于宇宙暴涨,这和组成太阳,火星,银河系,等等等等的粒子都是一样的!可只有这些分子,经历了太阳系的诞生,经历了远古地球的演变,经历了三叶虫时代与恐龙时代的昌盛,没准它们以前就是一只恐龙身上的,可它们又从10∧80个粒子中化为了一个个体,选择排列组成了我们。如果给我们体内任意一个粒子写一部传记,那其中的超越我们想象范围的内容一定比所有人类史加起来的总和还要多;可我们身上又有多少数不清的粒子!……命运是多么的古怪与神奇呀!可我现在才意识到这一点,这岂不是更令人奇怪的一件事?

我们不能记录每一个粒子的痕迹,可我们却理应记住这些粒子组成的大个体——先辈的命运。即使这是生命难以忍受的命运之繁,但我们也理应记住,理应让那些使得我们存在的人存在过。如果我们永远无法观测到一件东西,那么这件东西就是不存在的。而若这世上再也没有证据证明我们祖先的痕迹,那么我们的祖先也就当真不存在了。而现在正因我们的存在而得以证明祖先的存在,倘若有一天,我们的后辈遗忘了我们,同时他们自己也从世上消失,那么我们自己也就真真正正地消失了——我相信这是任谁也不愿意见到的一件事。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