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几

【原创科幻】毁灭文明

其实是批判应试教育……23333


193号观察员已经有好多年没有来47号世界逛过了。虽说这世界是他为了做实验模拟文明的演化过程而一手创的,但他非常喜欢那种隐藏于车水马龙,一个完全不一样的文明之间,没有意识体会发现的感觉,有一种小小的捉迷藏的雀跃感,似乎让自己年轻了不少。

他吹着口哨优哉游哉地在大街上踱步,观察着身边被称为“人”的意识体,身上穿着刚从一个叫超市的东西里拿出的柔软薄片,一边打量着身边。

193号观察员能够看到环绕意识体们身上的烟雾,这些烟雾由各个意识体对自然的联系而定。研究了这个世界已经有八十九个时光,他早已发现了这其中的联系;烟雾有深有浅,有蓝有白,如同一个看不见的玻璃罩子笼住人的全身,而且还盘绕成不同的大小形状——蓝是偏逻辑推理,白是自然感情;深浅代表想象力,天赋,兴趣,信念总和的深厚,颜色代表不同的趋势;而烟雾体积的大小则是后天的学习所养成的,交杂在一起的程度则代表两边的平衡程度。一般来说,普通人都只是有淡淡的颜色,蓝白混在一起;而有些成就的人要么是体积大一些要么就是浓度深一些,而某个领域里的领袖人物,他们的体积或多或少,但颜色都是很浓的;而对于那些被称之为“天才”的,往往体积不大但是颜色浓得发黑。

193号观察员发现,这么多年下来,人们烟雾的体积都大了不少;然而还是淡淡地蓝白相间地交杂在一起。偶尔也有几个颜色较浓的人飘过,但还是不深。他不由得想起过去几千年,他所见到的颜色总量多的人中,大部分都是靠浓度而不是体积的。

这很奇怪,非常奇怪——他心里想。一般来说,人类平均烟雾体积变大,代表这里人的整体受教育水平变高;但是他发现,那些颜色浓厚的人比上一千年少了很多;以前这里深色者一天待在马路上都能见到两三个,而他现在已经在这个地方游荡了一个星期了,可一个深色的人都没看见!好不容易看到一些略微深一点的人,可那基本上是八九岁的孩子;不错,深色者在孩子里的比例和以前是差不多,但是就在十岁到二十岁的这个成长期区间里,虽然体积迅速地增加,但颜色似乎一下子就变淡了。况且颜色天赋的深浅主要就决定于这个时间段,如果到二十岁以后,体积是还很容易变的,但再想改深浅就很困难了。虽然看上去十到二十岁的人颜色总量迅速增加,但是那只是体积的增加抵消了深浅的变淡,因为体积终归是有一个限度的,等到以后——四五十岁时,体积到达了极限,颜色总量就几乎无法再增加了。而如果天分本来就较深,那么相对的学习体积增长就较慢,因为颜色总量的变化量与学习时间成正比,当人四五十岁进入第二个学习高峰期后,烟雾体积依然不大,就仍然有很大的发展潜力空间。这个现象,就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所有人的十几岁时突然扼住了孩子们想象力,天赋,兴趣,信念的颜色浓度增加,并把它慢慢消减回去一样。

这是一种生理疾病吗?还是人类进化出的一种新保护机制?

193号观察员百思不得其解。

这天,他正在一个小区里喂猫,抬头一看,突然看到楼上一户人家的玻璃中隐隐围绕着蓝黑色的烟气,似乎有一个小烟球在里面转来转去。——蓝黑色!

193号观察员的神经立刻绷紧了。他放下怀里的猫,没有走楼梯,三跳两跳,直接踩着人家的窗沿攀了上去。强烈的好奇心让他忍不住想去看看现在那深色烟雾究竟变成什么样了。

刚扒着窗户一探出头,他就立刻被浓烈的蓝色烟雾忍不住呛得打了个喷嚏(这样可不好,以后应该把自己在这个世界的表观生理机能设置得强化一些。他在心里说)。只见一个蓝黑色的小烟球在房间里嗖嗖地飞着,身后拖出一道彗星似的痕迹。而追逐着它的是一条体积很大但颜色不深的白雾,白雾似乎在吞噬着蓝雾,但由于速度没有那么快,一直没有追上,只能吞食到一些蓝烟球的尾巴。

烟球!193号观察员立刻实实在在被狠狠震惊了一把。这个形成烟球的条件本来就是他随手输入上去的,要有对于一个方面极度苛刻的条件才成。不仅要有足够浓的烟雾,还要有能够把烟雾凝成烟球的足够的向心力,比如说混沌的大脑,气急败坏的感情,或者一种偏执狂式的世界理念——总之是很难形成就是了。

这时,193号观察员看见了那个产生烟球的意识体。一个成长期的雌性?他的直觉告诉他,这个样本对于研究现在的烟雾变化情况十分重要。

他伸出手,轻轻从毫无知晓的雌性意识体的意识中抽出“惊讶”的那一块,毫不费力就把它崩断了。接着,他放心大胆地趴在窗口,用这地方通用的语言说,“你好。”

那个雌性意识体抬起头来——为了阐述方便我们暂且称她为“女孩”——看到一个活人如同杂技般吊在窗口,眨了眨眼,冷静地说,“你好,这位先生。请问需要帮助吗?”说完不待他回答,又低下头去。

“不用了,谢谢。”193号观察员扒住防盗窗,跳了进来。他已经确定这个地方一定有什么值得调查的不同寻常之处。

进来以后他首先看到的,是一大摞由纤维组成的纯白色薄片,足有半个人类高,堆在名叫“桌子”的木质器具边,上面画满了黑色碳迹。而在木质器具的另一边,竖立着一个仿佛砖块样红色带花纹的立方体,193号观察员眯着眼睛研究了好一会儿,才认出来上面的符文意思大概是“牛津高阶字典”。

“先生,请您不要随意走动。很吵的。”那个女孩——雌性意识体说,除了他进来那会儿,她一直坐在桌边没有抬头。193号观察员可以看到她意识中属于“烦躁”的那一块闪闪地发亮。

“请问你现在做的是什么?”193号观察员富有礼节地说。

“请您不要说话!”女孩突然发怒,开始大声嚷嚷,“没看见我在背书吗?!”

背书?也就是……记忆?193号观察员在历史库中搜索了一下词条,得出一个答案。怪不得,是在增加白色烟雾的体积吗?哦……他看着面前的这个意识体,可怜地摇了摇头。

他能够看到每一个意识体的思维模式与神经路线,当然这也是观察员的特权。

他看见一堵属于负面的情感介质横竖在记忆储存区与输入区之间,阻碍了大部分记忆的涌入。通常来说,这种负面的介质,一般是自卑,烦躁之类,会导致白色自然感情的输入区与储存区中信息量的极度不匹配——也就是记的东西与记得的东西的极度不匹配——就会导致意识体更加惶恐与烦躁,从而形成一个恶性循环。

真是奇怪。

193号观察员暗暗地想。

不仅是这个女孩,他在晃荡的一星期中,曾经抽查了很多意识体,或多或少都有这种缺少热情与想象力,负面情绪介质增大的现象,在成长期的意识体中尤多。而在上个千年,他并没有看到这种古怪的情况。一般一个文明中,这种情况的出现通常预示着这个文明即将进入衰老期,失去了创造与活力,发展的速度放缓,继而渐渐停止,之后就成为僵尸文明在宇宙中苟延残喘,最后因资源短缺,没有新鲜血液而灭亡。作为观察者,他们有一项主要任务就是找出被创造的文明中那些即将步入老年的,然后在它们无用地消耗过多的资源前消灭它们。——与其拿他们不多的实验经费去饲养一个已经失去研究意义的僵尸文明,还不如摒弃之。

47号世界似乎也即将步入老龄化。193号观察员暗暗地想。

一个这么年轻的文明,居然在发展阶段就衰老……这于理不通。要么是这个文明本身在创造时出了点差错成了残次品,要么是我的观察出了错误。可这怎么会呢?……明明在创造之时各个参数都仔细核对过,也都符合文明发展第二定律;这些意识体精神的退化也是很显著的事实。

怎么回事?

193号观察员感觉头疼。他决定先注销毁灭47号世界,同时保留47号文明的发展历程,带回去给大电脑慢慢演算。


【未完待续】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