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几

宇宙社会学系列(隶属于小说大道无形范畴)

打算写一系列,来构建我心中的宇宙社会(如果能找到关一帆的手稿更好#(斜眼)),以及完善《大道无形》的世界背景。不知道能不能写完。毕竟现在高一狗还有一丢丢时间,下学期就没了。

————————————————————

……我究竟在想什么?

首先,我在怀疑我自己的目标。我在怀疑自己的价值与意义,我在怀疑我的人生的存在性。

如果我确定了我的目标,那么我就开始询问如何学习。学习!这实在是一个天大的谜题。如果想知道如何学习,那得先知道什么是学习。把不会的变成会的?那什么是不会,什么是会?我会于不会,这是会还是不会?正如老子之思想,会了不争,那么就不会于争;会勇敢,那么就不会于不敢。奇哉怪也!我体悟明白一篇文章,那么我就会失去未明白这篇文章时为人处世的感觉;也正如此,我已经不会从小孩子的眼光去思考问题了。那么,就从成人与孩子的这个问题来看,成人的眼光与孩子的眼光,究竟哪一种是正确的?很明显,解决成人世界的问题时,成人的眼光更好一些;而解决孩子世界的问题时,孩子的眼光更好一些。一旦成人想用自己的眼光去解决孩子世界的问题,或者双方想解决横跨在成人与孩子世界之间的问题,光用一种眼光是不够的。也正因为这样,我很有幸处在青少年的这一时间段;我可以两方都明白一点儿,却又不是很明白。每当我看见大人们为孩子(从他们的眼光看上去)无缘无故地哭泣而烦恼,转移话题,敷衍甚至责骂,事实上,家长回答态度的敷衍了事对儿童所造成的伤害比责骂要来得更多一些。我为他们,不论是家长还是孩子都感到悲哀(在我这十六年里见过的所有家长与孩子之间,无一关系不是这样……一个细思极恐的事实)。家长认为自己从孩子通过学习变来,理所应该比孩子的目光更正确;这是否是文艺复兴以来人们目睹飞速发展的文明,于是认为世界随着时间必然进步自信的又一种心理体现?

真的是必然进步吗?我不知道。可我更愿意相信不一定进步。

如果是进步,那么家长们站的高度更高,理所应当会明白孩子心里的想法。可事实不是这样。正是刚才提到的会与不会之问题,家长们会了用成人眼光看问题,就不会用孩子的眼光看问题了。这是进步吗?(哦,是的,是的……进步又是什么?这个问题如果扯开就没办法再继续我们的讨论了,因而在此不予考虑。)

事实上,如果能够把学习定义为“通过某一种手段,将自己从一种思维方式转变为另一种思维方式”,就可以较好地解释之前的问题。“家长”通过某种手段“改变”了思维,而不是“进化”了思维。同理,放开家长与孩子,人类的学习都是“改变”而不是“进化”。

你也许会说,这怎么可能?难道对于世界起源的看法,现代的“宇宙暴涨”不比古代“盘古开天地”要好吗?难道这不是更加接近真相吗?的确,宇宙暴涨更有科学性与说服力,但是你怎么知道这世界是真实?你怎么知道我们所创建的人类科学体系就是正确的?(“正确”的定义又是什么?)那些先验性的命题(例如1+1=2)是真理吗?怎么保证在另外一个宇宙里1+1也=2?或者,在另一个宇宙里,根本没有数学这种东西呢!我们所见到的世界,太小了,实在是太小了!

大概,这也是和“学习”的定义一样:只有区别,没有高低。

那么,我们又回到了这个问题:学习。

由上文已知的是,学习是“变化”而不是“进化”。那么……细细思索,我学与不学,只是从一个地方跳到另外一个地方,不是更上一个台阶;而因为这个社会有着一个确定的模式,而我们在社会中学习,只是让我们跳到更加靠近这个特定社会的地方而已。正如把一个在社会上混得很好的大人扔到孩子群里,因为大人已经融入了特定大社会,面对孩子社会他(她)一定会无所适从。如果再想融入这大人就得重新学习才成(比如吃一顿APTX-4869,再把自己的思维弄跳跃一些)。

所以啊……一个很古怪的事情就产生了:既然学习就是为了改变,那么为何人类个体必须要向着一个特定的社会模式去改变?为什么我们不能重新创立一种新的社会模式,然后在社会之外,人类之外去观察世界?为什么非要通过学习进入世界,然后才想着去观察,或者改变社会?奇哉怪也!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