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几

蜘蛛(烈士陵园一个古怪的游后感)

布满裂痕的壁画上,一只蜘蛛在战士浴血的面容前瘸着腿爬过,拖下半截蛛丝,在太阳底下泛着惨白的光。

这时,敏感的刚毛感受到了大地的震动。于是它循着本能,匆匆逃到了草丛下面。

路上走来了一群少年。洋溢着青春的光彩。

"这儿真美。"A君说,"唷!看那儿的土丘,不高不低,与背景两相呼应,真是恰到好处!更有点缀之矮花,参差有致,天然趣味;以及上方的樱树,白桃,正又为其铺垫渲染,岂不是‘相看两不厌,唯有敬亭山’?"


瘸腿蜘蛛抖了抖触须,决定再试一次。它发现了对面有一个大的金属陡崖,于是它向那儿爬去。

“一个小土坡就能让你发出这样的感慨,A君,真不愧是我们的‘诗人’呀。”

“哪里,C姑娘你才当得起艺术家之名,在下仅能班门弄斧罢了。”

蜘蛛遇到了一些阻碍——前面沟壑太深了。它第三次尝试未果后,想了想,腹部微翘,纺部纺出丝来;足一松开,就顺着上升气流成功越了过去。

“说起来,我都有点想把它画下来了。”C抿嘴笑道,“只不过有些地方不太好看呢。”

“C的观点我同意。那些雕像的确是有些太粗糙。”B说,他推了推眼镜,“单一颜色的雕像,扭曲盘桓,也许是我不懂美,但我以为这风格的确格格不入。”

蜘蛛在上面兜转了几圈,对这里的地形有了一些熟悉。如果它有一些高等智能,那么它就会发现这其实是一个人的面目:嘴巴大张,瞪圆的眼睛里充斥着怒火与悲哀。

“这可是纪念馆——不然这雕塑干嘛要在这?”

“那也不该这样。”小D皱着眉头说,“看那个战壕中的人——身体比例就不对!还有,——瞎,那么多锈痕!”他摸了一把雕塑,有些嫌弃地看着手上棕红色与青色的粉末。

蜘蛛跳了下来,开始探索新的地形。它很快就把之前的面孔忘记了——为数不多的神经细胞让它必须这样做。它摇晃着触须,在雕像背上的伤口里爬来爬去,觉得这儿挺暖和,比较适合结它的网。

“八十二烈士雕像,千篇一律都是这样。唉,没意思,没意思。”

蜘蛛又向上走了一点。它余下的几只完好的腿踩到了一个外凸的地方,还似乎淌着球形的金属颗粒——如果它能明白,那个东西叫“绷带”。它顺着这个外凸的地方走了一会儿,步足都酸了,还是没有发现尽头。

“这些人,也蛮傻的。”C姑娘轻轻摇着头,“为了别人的生命,丢掉了自己的生命,唉,唉,蛮傻的。”

“要是我,我就不会这样做。”小D激烈地说,“总会有一些办法不需要这样的流血的,是不是?你看孙子兵法,调虎离山,声东击西,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哪个不可以?”

蜘蛛晕头晕脑地转了一个弯,这下踩到了一种新的材质——一根长长的,不规则的铁筒。它探了一下,被冰凉的陌生气息吓到了。那似乎是硝烟与死亡的意味——但它自然是理解不了。

它又回到了先前的地方,那个满目怒火与悲哀的面孔——可是它早已忘却了,只是在那个地方稀奇地触摸探索着。

“这个人脸雕得也不好看……啊呀!蜘蛛!”C姑娘小小地惊叫了一声,向后退去。小D眼疾手快地拿出书本,一下子把那蜘蛛扇到地上。他转过头,看见C姑娘正怒视着他。

“你把它弄死了!”

“我没有!”

“你看看!”C姑娘心疼地蹲下来看着那个仰面朝天,残腿不住抽搐的小生物,尽管她看上去还是有些害怕。“它的腿还被你弄断了……真可怜……”她顿了一会儿,一股前所未有的,叫人难以忍受的悲伤从她心里涌上来。“小家伙……因为我……”

蜘蛛颤抖地沉默着。它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大脑稀少的神经元中依然在勾勒着那个面容的神态。它的八只大眼凝望着天空,只能感光的单眼看到原本应是太阳的地方有一个沉默伫立的黑影。

它觉得世界慢慢沉寂下来。它抖动着腿,回味着刚才在那个地方爬动的神情。它记得,在一种形状像人类眼睛的角落,有一滴金属液滴。这是它唯一,也是即将永远留在脑海里的东西——在这之前,之后,都没有了。


“我们走吧。”B说,“这里没有什么意思。”

“走——走吧。”C姑娘站起了身,率先向外面走去。她的眼眶有些红。D有些不放心地跟在身后。

“你——你还好吧?”

“没……没事。”C姑娘拿出揉得半皱的纸巾,忍不住擦了擦鼻子,“就是想,一个生命为我就这样死了……这是有多大的可惜,给人多大的痛啊。”


【后记】

这个是在全校学生去刘老庄八十二烈士纪念馆想到的。大家都吵吵嚷嚷,很快乐……真的是,很,快乐。

A君,B君,C君,D君都有原型。A君是完全沉浸于自己的世界,有些清高的意味在里面。B君属于那种理科生,对这些都不怎么感兴趣。C有些多愁善感,但是只是限于多愁善感而已。D有些热血,一个阳光骚年。但是他们都是正宗的和平年代的,充满幻想与自信的青年,都有一种“轻灵”“自由”的意味在其中,完全没有经历过战争和死亡。如果他们的描写是乍然看上去很正常,但是细思,能够为一只蜘蛛的死亡非常难过的人居然对人类的死亡无动于衷,甚至不屑,能够给读者以细思极恐的感觉的话,那么我觉得我的描写就比较成功了。

关于蜘蛛:一个线索般的存在(为了写它我还特地去百度上查它的身体构造和习性XDDD),从另外一个,近乎于无知的角度看这件事,以及细细描摹雕像,同时我也觉得是有些对比的……比如说,蜘蛛看到了枪管上的硝烟(当然了,只是艺术化处理。。。。毕竟雕像上不可能拿真枪),看到了伤口,怒火,可是人却没有看到。后来它死了,可是它记住了这个战士的面容;可是人却熟视无睹。哈……

当然啰,我觉得身为同龄人,我也没什么资格说这些,聊发感慨,心有不甘,难以言说之忧什么的也不配……只是一个记录者,把我所看到,的忠实地记载下来而已。

以及,蜘蛛参考了三体Ⅱ:黑暗森林的开头那段描写。感谢大刘。


评论(5)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