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几

[语数肉末]〔学科拟人:大道无形〕无节操番外

一言不合就亲亲系列
————————————

砰!
“总而言之,我是绝对,绝对不会认同的。”数学双手搭在桌子上,严厉地声明道,语文盯着出现裂痕的桌面,几乎可以听到数学后牙槽发出的咯吱咯吱响声。“开什么玩笑?!你说图灵,柏拉图,拉瓦锡,甚至牛顿,那我也认了——可是你说高斯——不对,不对,绝对不可能!”
啪的一声。语文用眼角的余光看到依旧保持一脸微笑的物理掰断了手上的铁质钢笔,飞出来的墨水溅了他自己一脸。化学那边似乎有什么玻璃制品碎裂了。
“你看嘛,数学。”语文苦口婆心地说,“不管怎么说,这段文字都是存在的,所以我们理所应当地——呃——列入文献——”
“关牛顿什么事?”“关拉瓦锡什么事?”物理和化学异口同声。接着他们又互相瞪了一眼,同时气呼呼地扭过头去。
历史叹了口气,帮腔道。“听着,我们先解决高斯的问题,好吧?数学,先不论是真是假,史书上的确是存在高斯与同性同居的记录——”
“那就是假的。”数学咬牙切齿地说,听上去他已经处于咆哮的边缘,“我的人我还能不记得?!”
语文听到自己在磨牙。“数学无论你再神通广大,也不可能清楚每个数学家的私生活。可书籍见证一切,没有什么逃得过时间的眼睛。无论虚构还是现实,只要记载,千百年之后,后人必会回以真相。可如果因为可能出现的答案而恐惧,从而无视它,逃避它,甚至涂抹它,真正的事实就会在时间中沉没。而因为个人的信任而不愿意去调查,面对可能的现实,也只不过是懦夫行径罢了。”
“好。很好。”数学一瞬间流露出不可置信的神情,接着迅速恢复了正常,他冷笑道,一踢桌子,随着一阵刺耳的噪音椅子滑出去老远,他从座椅上站起来,“非常好——”他一拳砸向桌子,桌面上的裂缝顿时延展开来,黑黢黢的口子刚好在语文的面前停住。
一边的英语瞪着恰到好处的裂缝,惊叹地吹了个口哨。“哇哦。”
“没有理由。”数学看上去真是气疯了,连这种平时他自己深恶痛绝的话都脱口而出,可是当事人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语文只感觉对面的怒气跨越整个会议桌直指向自己的鼻尖。“我告诉你,语文,不要以为你们这些——家伙——胡搞出的东西就能够看作真相!你以为你是谁?你能是谁?你又指挥得了谁?!我不同意——永远不会!”数学咆哮道,迈着重重的步伐向出口走去,一脚踹开大门,头也不回地走了。
语文恼火地瞪着门口。他原本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虽然他知道一旦和数学见面双方就会像吃了火药桶一样一点就炸,但是出于对自身良好涵养的自信他一次又一次地说服自己能够忍耐下来——只不过这点自信一次又一次地被那个家伙给摧毁了。
该死……
“没想到数学这小家伙这么护崽子。还有,我建议你出去把他追回来,为了我们的人生安全着想。”政治懒洋洋地说。他抬起眼皮,似乎在兴致盎然地研究一块桌子上掉下的碎木块,“数学一旦生气就没什么好事——你还记得上次你跟数学吵完后他一怒把厨房的备用钥匙扔给生物么?”
语文看到地理的脸唰地一下白了。
“怎么?”生物阴恻恻地说,“我还在这里哪——不就是在粥里放了一个人脑么?”
还有肉松里抽搐的青蛙腿,压在米饭下鲜血淋漓的大肠,青菜中暗暗飘浮的福尔马林气息……语文想,在心里默默打了一个寒战,可没敢表露出来。
语文环顾四周,却发现没有人能够帮他。唯一有可能做这件事的物理似乎正因为牛顿的事情双手叉着坐在座位上生闷气。
“快去吧,我的朋友。”政治挥挥手,“在做这件事之前,你就应该考虑过后果。为了大家,为了集体的安危,为了更伟大的利益,去吧。马·克·思的光芒永远在身后照耀着你。”
语文无奈地站起身,奔出门外,向着前方的那个背影跑去。

“数学!数学!等一下!”
“走开。”数学气呼呼地说,看上去余怒未消。“你又想干什么?打架?随时奉陪。”
“数学,放下你的两脚规……冷静一点。”
“冷静?我很冷静。我比你要冷静得多。我清楚我在干什么。”
“不,你依旧很……”语文看了看数学的脸色,知趣地转移了话题。“高斯到底怎么了?让你这么——确定?”语文想了想,决定不用“护着”这个词。
“什么‘怎么了’?还能怎么着?你们这帮家伙做事毫无规则,仅凭一点点的线索就妄加判断,还说什么‘等待后人’,好吧,就冲这一点,文献会不会散失?你怎么知道后人就会分析这些?你怎么确定后人的思想与你们相同?你怎么知道后人不会篡改历史,为了他们的利益?更有甚者——你怎么知道‘后人’是不是存在?”数学脸上的冷笑越笑越难看,“万一几十年后银河系发生了剧变,地球文明毁灭了呢?又有谁会在意高斯这小小一介名人?”
“你……”
“这些发生的概率是有的,既然可能发生那么我就必须考虑到它并且得出应对方案,之后综合加权计算得到最有效结论。”数学嘶声说,“我很难懂你们从哪里来的信心把希望寄托给身外之物。‘留给时间证明’,哈!——足够愚蠢,足够——”
语文是真的震惊了。与此同时,他意识到数学并不是因为他针对高斯而发火——这让他心里莫名升起了一股小小的喜悦。数学很少一口气说这么多话,他向下一瞥,正好看到那家伙上下翻飞的唇瓣,带有常年宅在家,未经日光曝晒的一种透明粉色,由于恼火而抿成薄薄一片,再带上从这里发出的讽刺人的腔调,竟然有了几分诱惑感。他愣怔了一下,突然感觉心里很胀,似乎有一头野兽在咆哮,叫嚣着让他尝尝它们是什么滋味——
“你怎么了?”数学说完后才发现语文正在神游天外,不禁凑近了一步问道,带有薄荷味的鼻息喷在语文的脖颈处,语文只感觉有一种酥麻从尾椎骨涌上来。
“没事。”语文低沉地说,当数学露出一种罕见的疑惑神情看着他时,他就顺势低下头去,连自己都没反应过来,就在这里,触到他的唇瓣,吻了他。

【未完待续……以及,一言不合就亲亲……卧槽啊啊啊我第一次写这种直接碰触的文……之前的大尺度文都是绑在床上精神与语言调戏(也没有真肉就是了),真没有那么纯情过啊啊啊啊都因为我已经写文三年居然这是第一次写亲亲……而且是很难把控的这两只……我一个极度偏科的理科生把持语文大人的心理活动简直有一种自挂东南枝的冲动……小心脏都在抖抖抖……下面的肉渣还怎么破……啊啊啊】
【去做♂数学压压惊】
【以及正文系列请戳下方tag 大道无形】
那么问题来了:数学为何如此确定高斯并没有和同性同居过?

评论(1)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