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几

感觉药丸

我不知道大家是不是这个样子的……我跟我妈关于这一个问题从小争论到大,从小学三年级一直到高二,可是她不信我,一直都不信
这样说罢,针对一个理科学科,比如数学,在做题的时候,有一种思想在狂奔的感觉。这种感觉逼着你一目十行,心跳加速,寻找答案,想停是停不下来的。而且做题者的感觉非常爽,浑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舒坦。
可是在做语文和英语的时候,大脑必须放缓……放缓……宁静……像鱼在海中游走,餐刀在黄油中滑行,柔软,顺畅,而又锋利地插入出题人的思想。这就要求做题者必须慢下来,思想要柔滑。
mdzz。
问题是劳资无法迅速转变过来啊!!!!
从小学到初三,以前都处在一种“狂奔”的状态里,(我不知道其他人的感觉)反正我在看单词,或者是做阅读理解的时候,总会过度分析,一个词能掰开捏成好几片,能想到的东西太他妈的多,还基本上是对于题目来说没啥用的(有用的就那几个,于是乎就被淹没在海洋里了)
比如说,看到一大溜陌生英文,流利地读上来一点问题都没有,可是我不知道这串鸟语到底什么意思

升高一,经过实验班的挫折后,劳资痛定思痛,开始恶补英语,语文。
我天天背,并且锻炼我自己一想到什么无关学习的其他地方就把脑子收回来,无异于把自己的思维触须剪断的那种感觉
这个过程很痛苦,持续了大半个学年
嗯,是发现感觉好像有那么点意思,做题开始踩点,不胡思乱想了。大概就是说,刹车。
可是……
劳资的数学啊!
我发现做数学的时候,那种锐利和爽感没了……没了……
这是高一第二学期发现的,当时这个消息不亚于天打五雷轰。
呃,大言不惭一点(我知道你们里面肯定有超级无敌大大大大学霸看不上我这么点成绩,这个大言不惭只是相对于全省平均分),以前理科我是不怎么担心的,初中基本全校前三十左右,高中也在前一百这样子。我们学校江苏省排名也挺前的,大概在全省第二或者第三,所以,对于高考而言,我的数学是比较有优势的。
从小到大我都以为这个优势是先天的,把它扔到角落里自生自灭也是可以的。。。
可是我错了
而且肯定不是课程难度的问题,由于实验班主攻数理,初三是提前上高中课程的,以前上的比现在难多了。
还有想象力。
以前我就坐在窗边一下午眨巴眨巴眼盯着窗外什么问题都没有,因为其实是在跟自己玩。我看见一个个故事,看着天上的游龙,看见发着光的树,或者楼顶上有一个撒着金色落叶的女巫。我还有一个喜欢穿西装的先生,他是我虚构的家长(不过我只能看见他的手,瘦长有力,他的脸我看不见),因为我总觉得我妈妈喜怒无常,说话有命令式。每天还得揣测她的心思(所以我对她说的每一句话都有点瞻前顾后……),否则我想做的事情什么都做不了,而且我爸爸跟我的主要交流就是他帮我查数学作业(我爸妈都是老师)。
而现在我发呆,就真的是发呆,那种空虚的发呆,脑子里什么都没有。就像一栋楼,空荡荡地悬在那里,失去了地基。

这个暑假,我想把数学找回来。于是我开始找。而他真的回来了,只是有点不稳定。
可我发现,我辛辛苦苦找回来的文科学感。。。又没了,没了。。。。
我想狗带。
我对其他我身边的人说,可是没有人信我。

评论(6)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