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几

柳如烟青

要说起来,这是一个很久远很久远的故事,久远到没有人能够记住它发生在什么时候。包括一株柳树,和一个人。一个诗人。
诗人是亘古时代的一位诗人。柳树是亘古时代的一株柳树。柳树已经很老很老,粗壮的枝干让它足够倚靠得下一个人;但是它的叶片依旧青翠,淡淡的,一如烟青。诗人很年轻很年轻,年轻到有兴致在河边一直赤脚行走,饮酒,对树说话。
因为柳树的枝干很好靠,所以诗人有时候会躺在树下,看天边飘聚的云朵;有时闭上眼睛,听河水汩汩的流动声。有时只是把玩着柳条,看上面像烟一样淡淡的青色叶子。
诗人喜欢喝酒,有时候也请柳树喝酒。请柳树喝酒的方法很简单;不要酒樽也不要瓢,单单把酒慢慢浇在土里就行。柳树的根系会帮助它喝酒的。一开始喝不惯,后来慢慢的也就好了。
诗人有时候似乎也有很多愁。他把愁绪吐在词赋与江水里,但是会把好的与快乐的诗歌留给柳树。他不知道柳树听不听得懂;反正他就是唱给柳树听就行了。
但是一年年过去,柳树越来越粗壮,叶子却越发青翠,又绵延出一片小柳树,看起来更像是弥漫在江边的青烟。但是诗人却越来越老,越来越沧桑;他的酒壶里的酒一天天变少,直至消失不见。
他唱给柳树的歌也越来越少;更多的是把深刻的苦闷倾倒在江水里,柳树汲取着江水,也觉得自己变苦了起来。柳树想抱抱诗人,或者给诗人唱歌;但是它只是一株柳树。
柳树不知道诗人会给它唱歌,诗人也不知道柳树想抱抱他。
诗人的皮肤一点一点地发皱,胡须一点一点的花白;但是他还是会拄着拐杖,到江边来看看已经成片的柳树。
他又开始喝酒。这种酒更是辛辣,诗人喝完了就会开始悲泣。泪水有时候会和着酒水一起流到泥土里。柳树喝了这酒,苦涩极了。
终于有一天,诗人没有来看柳树。在柳树感受不到的江边悬崖,诗人只留下了一排脚印通向江水中央。
柳树不知道。它一直等着诗人回来。它努力地延伸枝条,把自己从一棵柳树变成一片,在江边郁郁葱葱,但是所有柳树的叶子颜色都还是像青烟那样朦胧。
或许我们还不知道,但是我可以告诉你;那条江的名字,叫汨罗江。那个日子,是五月初五。那个诗人,名叫屈原。而那一片柳树,如同烟青,却留存至今。

评论(3)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