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朝生暮死-part2(第四节课-历史课)

这是中华民族的骨气。历史老师在我死前十三小时说。伟大的灵魂将被永远镌刻……

喔,不错,光荣与梦想。我想。忠诚,献身……无比的赤诚。可是他们都已经消失了……虽然纪念碑就在大地上高高矗立。

可是纪念碑无论如何坚固,还是会倒塌。即使是文字与文明的传承……当记载这个灵魂的文明消逝之时……那个灵魂的时间只停止在躯体死亡的那一刻。不论是佛,基督,伊斯兰都认为,任何事物都不可能永存,自然包括一个无论多么久远的文明。

文明……?……中国……中华民族!

我一个激灵,几乎在历史课上失声尖叫。

中华民族不可能永存!

不,不可能……多么不可思议的字眼……可是,可是……

突然意识到,中华文化中从来没有关于"死亡"的描述。即使是死,那也是转生,投胎,又为一世。而本土的道教更是如此……死亡即为失败,天地同寿即为最高追求。而佛之成、住、坏、空,其中的"空"本就是彻彻底底的灭亡,却是生命体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西方思想中的"末日论"更是比比皆是——唯独中华文化独树一帜。

她在潜意识里认为自己永生。

所以我们才能"镌刻",我们才有胆子说"永远"!

眼前一片空虚与狂乱。我看着历史老师的嘴像青蛙那样一张一合,耳膜轰隆隆地响。

【未完】

(上篇请搜索标签 科几-朝生暮死 )
回复 磷绅士(同时也是回答大家):呃,我知道看起来会很奇怪……但是这种意识到大概就不是单纯的理性上的意识到,是那种感情上完全接受了,理解了……就好像我知道我会老死,但是这种理性上的明白和接受自己的身体老化,行动慢慢迟缓,关节发响,肌肉萎缩,头脑变糊涂,思维简单,一个跌跤都能导致死亡,子女因为所谓的“安全”从而不让自己做任何想做的事,甚至包括擦桌子,失去了人生的意义与价值,不得不告别熟悉的一切,去养老院或者监护病房,然后将一切交给医生处理,自己活在人与机器的共生中,完全不能掌握自己的命运,明明知道这是绝症,治不好了,却还希冀发生奇迹接受一次次化疗……最后在机械地延长生命中死去……这个大概是和知道自己会死是不一样的吧

【随笔】朝生暮死(上)

我睁开了眼睛。

我出生了。

我沉默地躺在床上,任凭意识一点一点地聚集。渐渐地,恢复了我上一世的记忆……但那只是上一世,和这一世没有关系。

我醒了,于是开始做梦,做一个关于“今生”,被人冠以“生活”之名的梦。

我起床,洗脸,刷牙……这是我的新生,我需要用最完美的洁净——不论是身体还是心灵——去迎接这一生的初始。

牙刷在口中搅动,溢出一串串的泡沫。精神在脑中搅动,溢出一串串的泡沫。

出生半个小时后,我开始思考。思考什么呢?我不知道。上辈子,上上辈子,我想过很多事情……可那都与这辈子没有关系。而且思考的那些并没有让我的生命做出实质性的改变……所以绝不能与上辈子的思考一样,这是我的生命,我不能浪费它……

好罢,我不知道我究竟想要什么。我还要十七个半小时就死了。我想玩手机,看小说,画画,可是我马上就要死了。

我吃饭,走去学校。什么都不想,也不知道想什么。这完全是习惯的问题,上一辈子留下来的习惯。我不喜欢这样的习惯,可是我得感谢它。如果没了这习惯我就完全不知道要做什么。我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我到了学校,看了看表。还有十七个小时。我浪费了一个小时的时间。在这一个小时里我什么也没想。

我读书,周围人也读书。我们把书上的东西揪起来扔到脑子里去。生生死死,每一辈子都这样。可是我还是什么都没想。我看到文天祥,我有点好奇,在死前的十七个小时里他也在读书吗?可是读书并没有改变他的死。即使我们在读有关他的书,他还是死了。干干净净,一点不剩。

可他到底是死了吗?如果他死了,我们怎么能在这里读到他的书呢?他不是在说话吗?可如果他活着,我怎么知道他是活着呢?哦,我明白了。大概文天祥就像是薛定谔的那只猫,虽然在这一个宇宙里死了,在那一个宇宙里活着,当我们的世界与文天祥的世界并不正交的时候,文天祥在我们这个世界的投影并不等于零,我们就能读到他……可是,他毕竟是死了的。

我看到,离我死掉还有十六个半小时。我到底要干什么呢?我不能再读书了,因为我读书后还是要死掉的。而且我不知道我要想什么。

老师说,直线与x轴,y轴相交于两点,它们的值是截距。是的……这不错。欧氏几何中,两条直线永远是相交或者平行……它们是不变的。不管我活着还是死掉……它们一直相交或者平行。永远这样。

……永恒与不朽……

我似乎找到了一点我要思考的东西。如果我想死掉后能留下些什么,这看起来就不错。我个人的感官会变的,文天祥也是……可是这个不会变。两条直线的关系,永远……

可是,当欧氏几何变成黎曼几何,又变成什么样了呢?直线并不只能相交或者平行……它们有更多重可能。直线变了,不再是我以前认识的模样。那我还是我吗?欧几里得只活在平面里。失去了几何原本的第五条定理,他立即灰飞烟灭。

可是几何原本的前四条定理可信吗?那些无法证明,只由感官而来的先验性的东西……可我马上就要死了。我的感官也马上要死了。我的感官即将发生一种本质性的变化,让它几乎不认识自己……在这种情况下,几何原本的前四条定理还可信吗?那时,我已经消失了……

我在座位上如坐针毡。失望的洪水咆哮着汹涌而来。老师,我有一种推广方法。我说。我实在受不了了,只让我逃开这里,哪怕一会儿也好……

还有十五个小时我就死了。可是我还在操场上跑着。我想。一群快要死的人们在操场上,阳光底下蹦蹦跳跳地跑着。我看着前面的班级飘扬的旗帜……真可笑。我想。我一直在奔跑,却永远追不上他们。

我一直奔跑,追不上他们。我到底想要什么呢?

【未完待续
之后内容请搜索或直接点击 科几-朝生暮死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