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几

数学老师看到自己的照片变成粉色挂在教室墙上时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诸葛亮推门走进。
他感到了一种奇怪的气氛。
事实上,他认为自己平时对学生都不是很凶,但只是他每次刚进门所有的学生都会规规矩矩坐好,连花木兰这种调皮鬼也能闭嘴。
大概是怕数学作业。
但今天,很奇怪地,所有人都在叽叽喳喳,看到他后声音不减反增。
他站在门口扫了一眼,看到庞统正站在讲台上笑眯眯地看他。

“我以为你已经把美术课给我了。”诸葛亮说,轻车熟路地走上讲台把包放在桌上,发出当啷一声响。
“哎呀。”庞统说,依旧笑眯眯地,“老实说,我觉得学期快要结束了孩子们还没看过他们的美术老师是一件憾事。”
“哦。”诸葛亮平板地说,回头看了看课表,“抱歉,我一直没注意这节是什么课。下学期我会注意的。”
事实上,课分为两种:可以上的和不能上的。不能抢的是语文和英语,这是底线;物理和化学有时候可以,当周瑜或者扁鹊陪他妻子的时候;而音乐体育美术这样的小科,理应就属于数学课的范畴。诸葛亮不明白庞统有什么好抱怨的。
“啊——重点不是这个。”庞统歪着头眨了眨眼(这个动作激起了讲台下一片小女生的惊叹声),“今天是情人节。”
“哦。”诸葛亮说。“一切的节日都只是人类集群在历史中偶然自发产生的定期社交活动而已。”
“的确和真实的物质世界没有什么关系。”庞统轻快——几乎是欢快地回答,“可这是艺术。你应当理解神庙和金字塔是如何启发数学家们的。”
奇怪。
还是奇怪。
无论是庞统今天的存在与表现,还是依旧在叽叽喳喳的学生们,都根本不符合这个世界本来的轨迹。如果不是昨天晚上备课的稿件还在,诸葛亮几乎要以为自己掉入了另外一个宇宙。
——但是如果有一个控制着这个世界的意识,他不可能没想到复制一个一模一样的稿件放在自己床头。
——当然如果真存在这样的超级意识,自己的记忆也有可能是假的。自己可能根本就没备什么课件。
——当然这个世界也有可能是假的,世界可能从昨天,或者一秒前才开始创立,目的就是为了描述现在这样一个情形。或许这样的混乱的课堂可能才是常态。
——或许自己从不抢课,一直规规矩矩平铺直叙地上着自己的数学。
诸葛亮被自己的猜想吓到了,嗖地一下回过神,刚好庞统在认真看他。
“在想什么?”他好奇地问。
“……你不会想知道的。”诸葛亮木然道。

奇怪奇怪奇怪奇怪。
噢——
我的天。
真的,诸葛亮突然想痛骂自己是个蠢货——根据奥卡姆剃刀原理,一定有什么他不知情的事件发生了——这比否认整个宇宙的真实性,把它当成仅仅是虚拟的游戏或者一个愚蠢的供人取乐子的小故事要合理得多。
“我想,有什么事情发生了。”诸葛亮说,浅色的眼睛在教室和庞统身上来回地扫来扫去。
是了。从庞统突然瞄向后面的反应来看……
“我想问——那是什么?”诸葛亮问,指着教室后面的黑板。原来画着板报的黑板此时被一大块极为相似的黑布盖住,只在边角露出一小片粉色。

[未完待续]
emmm高三狗没有多少时间更文。。今天下雪学校提前放学。。。所以下一节在寒假出www
以及,求评求评ヽ(•̀ω•́ )ゝ

评论(17)
热度(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