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几

【一些名著的衍生描写】后赤壁赋+郑愁予《错误》+基督山伯爵

Ⅰ《后赤壁赋》 衍生描写

苏轼猛然惊醒,从卧榻上跳下来,三步两步走到窗边,大力打开窗户。 窗外静悄悄的,只有海浪慢慢抚摸船帮的声音。 没有鹤,也没有道士;东方天光微亮,然而夜幕仍未散去,月亮的倒影明晃晃地在水中游荡,海上晨风和凝重的水雾一起轻轻透进船舱,在凉快的同时又叫人有些气闷。 苏轼手扶着窗沿,慢慢咀嚼着刚才那个说怪不怪的梦境。鹤道的长揖与高深莫测的笑容此时依然鲜明地映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想来想去,他竟兀自淌下泪来。 “是啦!”苏轼带着一种难以形容的苦恼感低言道,此时,那张一直都神采飘扬洒脱的脸庞上,闪耀的似乎完全是灰色的另外一种神情了。“你还能干什么呢?本来是想把这些闷气完全忘记,反正都是这么一生,贬不贬谪,追求的目标,身在何处,都无所谓了,还不如出家做个道士落得个清净自在;但是一想到自己如果以后真的一切皆空,心又没来由地不甘……那些过去的,想忘却的东西,就又仿佛特意提醒我似的,更加清晰地重现在眼前……苏轼,苏轼,你是不是上天注定了,不能忘记?只要你一打算抛弃掉那理想,它就会更加深刻地印在脑海里?”


Ⅱ语文课本必修一 郑愁予《错误》衍生描写

【青石道上,马蹄声响】

“你”:(轻声呢喃)

那声音——清脆,低沉,又悦耳的声音

一下一下,

没来由地,

敲击着我的心。

这是否是我的幻觉?

不,可不会错,

那清脆,低沉又悦耳的声音,

一下一下,

越来越近。

(猛然抬头,欣喜地低语)

哦,

这可是

这可是我那日思夜想

为他憔悴彷徨的归人?

是他,是他,

一定不错!

我听见了;

熟识的青石,

都在低吟,

窗边的柳条,

尽数摇摆。

那沉郁在空气里的寂寞,

皆消散去;

柳絮风中,

春帷拂动,

世间万物

无不高唱:

他已归来,

他已归来!

(一跃而起,匆匆忙忙)

啊!

马蹄动听,

近了,近了。

平时短短的一条小径,

怎地这时有那么遥远的距离?

面前这些阻住去路的家什,

不管是锅碗瓢盆,

还是床灶炉台,

我都盼望它们快快消失!

我底心哟,

如一泓静水

被一块石子所击;

此刻早已是心乱如麻,

不能自已。

(猛然定住,双手缓慢抚上脸庞)

不,你要冷静,冷静!

岁月流转,

季节更替,

正如莲花的容颜

于时光中开落;

光滑的面颊泛起皱纹,

那如玉的双手失了颜色。

他可否会惊奇那憔悴的变化?

抑或对我心生怜惜?

无论何如,

美目盼兮

巧笑倩兮,

都已是过去的记忆。

这可真叫我痛苦;

奈何,奈何!

(疑惑地抬起头)

我似乎听到那声音路过门口,

却并无留念,

从未减速。

如风一般掠过,

远去了,

远去了,

空留一地的欣喜。

怎么,

那却不是心中之人?

原来如此!

一切的一切,

都只是个错误。

(长叹一声,颓然倒在椅上)

噢,这可真叫我断肠之痛;

给了人希望,

却又把那希望生生抽走!

莫大的孤寂

又重新归来,

风住,

柳停,

絮止,

一切又归为荒芜。

那等煎熬,

何时才能结束?

苦盼着,

苦盼着,

请告诉我,

我许久不归的归人,

你是否陷入迷途?

请告诉我,

此年此月

隔着远久的时空

你究竟

在天涯的何处?


Ⅲ,《基督山伯爵》 衍生描写

爱德蒙·唐太斯颓然坐在床上,呆滞地望着天花板上那一块小小的天窗。在终日黑暗潮湿的地牢中,只有这一小方希望的光亮。 他可以听到角落里有窸窸窣窣的声音,那是过路的老鼠忙着回到它自己的洞里去。他可以从天窗看到,在很远很远的高空有几只大雁飞过。 这可怜的青年慢慢低下头去,那脸上悲苦的神情亦是谁看到都会动容的。 “啊!你这小东西,可真幸福!”他以一种自言自语的神气说,那是在对老鼠说话,“从人的食物里偷得满满当当,然后再带回家给一大窝子吃么?唉,真好啊!”他的眼前又浮现出一位妙龄少女的音容笑貌,那正是他日思夜想的梅塞苔丝,令他的心一下子揪紧了,一种苦闷的感情直冲上来。“你知道么,老鼠?我莫名其妙地离开了我的姑娘,到这个地方来——就是娘们儿,母老鼠,懂不懂?”看到没有回答,他就自言自语了下去。“你有窝啊,真好!可我呢,我本来是有那一窝子亲人和朋友的,就是和你一起找食吃,一起挖洞的老鼠,可能比你那窝里的老鼠还要多上许多——可是没有啦,都没有啦!”他长叹了一声,“你懂吗,老鼠?”


评论(1)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