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几

仿《天才在左疯子在右》中篇【推荐此书,本身与三体无关】

首先声明一下哈,这个下文是我的寒假作业,一本书的读后感(虽然不是科幻但是强烈推荐给所有科幻迷!!!以及抱歉占tag)。我今天中午买了一本《天才在左疯子在右》(这是寒假里看的唯一一本课外书)一翻开就完全停不下来了,午觉也没睡,两个小时一直在那狂看,看完了后的瞬间感觉和我第一次看完三体Ⅲ一样,那种空灵的壮阔感……还有……说出来也不怕你们笑话……以及深刻的共鸣感。于是下午啥都没做(前十五天一字没动的寒假作业大概要虐死我)就写了个大纲,从我自己的角度想象如果这个人来了之后这个真实的我,这个寒假作业十五天一字没动的苦逼的我会怎么想,怎么说。暂且码了开头,应该会写完。

——————————————————————

这是我第一次主动找人把我的心里话说出来……是的,第一次。在此,也就是看到他的那本《天才在左疯子在右》的书之前,我一直以为我是个写科幻小说的料子。直到读完后,我才发现我其实是一个精神病的料子。这不是嘲讽或者是其他什么,只是单纯地阐述这样的一个事实。找到了同伴,这种感觉很好。我再也不用担心我是个疯子。当然,平时只是有一点孤独而已。所以我找上了他,这个可爱的作者(即使只是在臆想中)哦……当然,幻想与“现实”,到底有什么区别?起码对于我这个观察者来说,是没有区别的。我看到了这个现实,我也看到了自己的想象。难道不是吗?对于一个有意识的观察者来说,我们所观测到的“事实”仅仅都是各种感官回馈给大脑的信号,然后大脑将其组合,就构成了我们所感知到的世界。事实上,这个世界对于我们的所有映像就是我们能够感知的,也就是说,只要有这些感官的信号刺激我们的大脑,让大脑构成世界的图景就可以,这个世界实际上存不存在是一点关系也没有的。难道“想象”就不能吗?我在我的大脑中模拟出各种世界给我的各种知觉,于是我就创造了一个新的世界。要说两个世界有什么区别,那就是在所谓的“现实”中我不能随心所欲罢了,这也是他能够坐在这里的原因(毕竟我没那个本事在“现实”里把作者请过来)。当然啦……两者的效果都一样,那我还不如使用这个经济的方法。唯一的问题是我不知道他对于我说的话有什么反应,那就让他自然地表现罢。

他:你好。

我:你好。

事实上,我并不想拖延时间。即使我还没想好要说什么。说什么呢?在此之前,我与他的唯一交集就是那本书。那么……是不是要从书开始?或者找一个其他的插入点?其他的切入点,我不知道,难道说“你喜欢吃什么”吗?万一我嘴笨,搞砸了怎么办?会不会他由此厌烦我,感觉我和他以前所见过的一些人一样,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因此不想再浪费时间听我说话?看起来最稳妥的开始话题就是那本书,我可以把他好好夸一顿,让他高兴点儿,从而对我所说的内容更加关注;也似乎只有这一个选择。可问题是,我很讨厌只有一个选择的感觉,这让我感觉被束缚住了。世界上怎么可能只有一种选择呢?如果一个人的生命过程中,每一个选择题都只有一个选项,那这个人岂不是很可悲吗?我不想做那样的人。

我看到他正坐在对面好奇地对我眨着眼睛,这大概是一种催促——这肯定是催促,因为他来这里的唯一目的就是和我谈话,而人的动作都带有一定的目的性,即使本人感觉不到他的目的,不然这种潜意识反应机制早就在进化过程中被剔去了;他眨眼睛不可能为了吃我床头下的小饼干的,想来我浪费在沉默上的时间让他有些不耐烦了。我又有了那种很强烈的愧疚感。

我清了清嗓子,努力把声音弄得平稳些。

我:很感谢你能在百忙之余听我废话。我看了你的那本书,对于其中的某些东西我感到有些恐慌。

他:如果对你造成困扰的话,我很抱歉。我的本意不是那样的。

他不会安慰我,说“这很正常,你不要多想”。这一点我非常开心。我已经在家长和老师那边听够了。这是一种漠视,绝对残忍,好像他们能理解世界上的所有人并且发出感同身受的慈悲情怀。所以我不喜欢讲话。他们只会觉得我的想法荒唐而又无聊,和学习一点关系都没有……哈……可是我也同样不了解他们。我尝试着去模仿他们,可是到最后困惑的是我。我一直不明白,不弄明白“我是谁”的话,我怎么知道我在这个世界上想要什么?为什么我周围的所有人——包括同龄人——他们看起来都很明白存在的意义?因为他们从来都不会烦恼他们是谁,他们非常开心地生活!或者有一种更加可怕的事实——他们早就明白人生的意义,大家都心知肚明,以至于懒得说出口,只有我不明白!由于蠢笨,只有我远远地落后!或者,还有一种可能,难道这就是青春期的特点吗?青春期的孩子感觉世界不了解自己,所以会孤僻,我的这种想法,其实所有人都在考虑,而因为我青春期的盲目自大,所以我以为只有我一个人在思考这个问题!

我:我看了书,几乎每一章都可以找到共鸣……哦,除了那个把你看成蜘蛛的女孩子与做噩梦以及睡觉怪脸的不是。

他:这样吗?

大概他感觉到我很想找个人说出来。

他:可以详细地讲一讲吗?

我真是越来越喜欢他了。如果他说“这种状况很正常”我想我会不敢说了。因为我本来就在浪费他的时间,如果他认为我的想法没有价值,他完全可以拒绝……当然,我不知道到底正不正常,因为我不可能从其他人的角度再来看一次这本书。

【待续】

我:我在看书的时候,不是当成笑话看……我有共鸣,你懂吗,那种很深切的共鸣。我……特别是看到“满足的条件”那一章……我发现我和他想得很类似。我觉得从小我就很奇怪为什么人类社会只有一种既定的规则,我们必须按照这种模式去生活……所以我需要找到一个根本目标,也就是他说的活着的理由。但是,活着到底是什么?不解决这个问题我也没法推理活着的目的,是不是?于是我想看一看真正的生活,真正的宇宙。我觉得我们所见到的世界只是很小很小的一部分,甚至还不是真实的。我们怎么能够通过这几点可怜的感官就把世界认识完呢?所以我知道,在我们能够想象的世界之外,还有我们无法想象的世界。这个问题,老师不讲,学校不上,我不知道能够从哪里获得素材与知识,难道要我自己看吗?……所以我看了您的书之后,我发现我看到了许多世界,其中有的是我想到过的,有的是我闻所未闻的。同时我也知道了,世界上并不是只有我一个人在思考这些,我找到了同伴,即使他们在书的另一边,在疯人院里。我很高兴,我真的非常高兴。
他:我很荣幸,但是那些人所描述的都只是假设呀。
他没有纠正我的“疯人院”一说,为什么?是他本身忽略了或者没听到,还是他为了不打断我?
我:没错,就是假设!但是你有没有想过,这些假设本身就说明了某些东西?那就是——每个人眼中的世界都可能是不一样的!她的眼中人们都是老虎猫鱼蜘蛛,他的眼中人们会在月亮下变成怪物,他是从外星来的迷途的流浪者……在悟透这点的同时,我也有了些绝望。我明白了,世界并不是只有单一的模样。大概会存在一个宇宙模型,所有人,包括所有生命,甚至我们这个宇宙本身,甚至更大的地方——宇宙之外,各种不同的意识体所见的世界都是它的某一状态下的特殊体现,就像M理论允许不同表观规律宇宙同时存在,或者柏拉图认为的理型世界……如果那样就好了……我考虑的问题是,万一这些世界互不关联,根本没有深层联系,那会怎样?我们永远都无法寻找它们的共通关系,那会怎样?
他歪着头,明显是在思考了一会儿。之后,他摇摇头。
他:抱歉……我想不出来。
我感觉有一些激动了。这可不好。我的大脑因为太多东西在叫嚣,都糊成一团了……每次都是这样。当我作出一个选择时,总会有许许多多的东西——过去的蛛丝马迹,现在可以作出的选择,与将来这个选择可能导致的后果都来缠绕心脏,就导致我根本做不好这些……就像学习,选择太多,反倒不会选择。因此我害怕未来,不论作出什么样的选择。
我:对不起。
他看起来有些蒙,有些糊涂……是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说“对不起”吗?那我是不是应该再重复一下我之前心里的话?那会不会太浪费时间了?或者他的糊涂是因为其他东西?那我怎么知道呢?我究竟如何才能明白他心里的看法?
我:我想的东西有点乱,那么就接着之前的讲吧。我们找不到那个描述宇宙根本东西的话,我们也就不了解我们这个世界的意义了,不是吗?从而,我们也就更加不了解我们自身的意义。因此,我们终其一生都无法找到我们为什么活着。
我的话是不是跨度有些大?可是我不会表达……我应该怎么说?“因为某种机制所以我们被规定了不能找到这些”?是这样吗?……大概,会更令人糊涂吧。

评论(2)
热度(8)